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顺达娱乐雨夜梧桐

梦而已,趁着雨夜降临,伴着落叶而去,无需用理智的思绪拖拽逻辑的定义,痒痒的一笑,诗一般的怀抱这吉他的颤音温柔睡去,了却孩子般的记忆吧。
 
十年,不长不短,熬过来确需要点毅力的,幸好有你陪伴:窗前的梧桐树。
 
大约十年前,办公室以一种幽默的方式搬迁到了这个墨香飘逸的院子,三楼,一个高度恰好的楼层,于是我带着与生俱来的寂寞开始了与这深院、梧桐的耳鬓厮磨,这期间上天的随意勾勒的确在不经意间写就了一幅诗一般的画作。
 
这梧桐树该是很老了,树干斑驳虬劲,叶子也苍幽繁密,枝杈随意而并不凌乱的伸张开去,花儿是先于叶子挂在枝头的,白里透红的大喇叭花,满树垂挂,有幽香浮动但并不惹眼,不卑不亢的甚是招人怜爱。
 
今夜我趁着小雨,打开窗子,有意抚摸并亲吻了一片叶子,顺着那清晰的脉络一直滑动,任由那种极力伸张的生命力凸显在舌尖每一根绒毛上。和它的邂逅总是轻柔的有点随意,总也找不到那种认真起来的诗意浪漫。
 
有雨但没有风,雨滴轻柔的打在暗绿的叶子上又顺着树杈滑下来,鬼魅一样的消失在不知道那个皴裂的缝隙,接着是另一滴,再一滴,一滴一滴的带着我深夜漫步,再次邀约上那个无家可归的魂灵,在这样的夜晚,和我一样的这样的游走,趁着夜色的掩护,顺着不断滑落的雨滴的方向,从幽暗的叶子到斑驳的树干飘落到低洼的水泥甬道。
 
黑夜独有的幽光披挂在我们身上,仿佛有神明护佑,身心无需随脑而动,踏着雨滴,惬意而行。有时候身边的魂灵会牵拽一下我的衣角,(我知道是你,因为压根就没有风),缠指漫肩,似有似无。你和我在两个维度里同行,一路走来并不会有足迹和声响,最终会到哪里我相信你也未曾想过,只是随着雨滴漫无目的的吸吮深夜的清凉即可,真不必一定要追问来自哪里又去往哪里,那个从记忆的枯井里踏着长满绿藓的井台陡然升起的只是一阙宋词描绘的梦境,轻盈的随雨滴流动,像雨夜飘落的梧桐树叶,没人留意她的轨迹。
 
即便在这深夜幽冥的古井里一样闪着月光般眸子的水花,其实也并不在意一片叶子的去留,任由它带着街头巷尾的诉说,涂抹在夜色的清辉里,抑或怀揣着半截家书挂在街角未完工的水泥墙上。这就是最好的归宿了!我低下头和魂灵一起祈祷着有夜鸟在枝头掠过,带起一丝风撩动某扇窗里依然未眠的半跪的身影,轻叹一声:我来也!这就好了,大可不必惊动更多的睡梦把。
 
梦而已,趁着雨夜降临,伴着落叶而去,无需用理智的思绪拖拽逻辑的定义,痒痒的一笑,诗一般的怀抱这吉他的颤音温柔睡去,了却孩子般的记忆吧。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